tceic.com
學霸學習網 這下你爽了
當前位置:首頁 >> >>

垂直專業化分工與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_基于中國工業行業面板數據的分析【中國工業經濟(2011)】_圖文

2011 年 6 月 第 6 期 (總 279 期)
【產業經濟】

China Industrial Economics

June, 2011 No.6

垂直專業化分工與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
— ——基于中國工業行業面板數據的分析

臧旭恒, 趙明亮
(山東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 山東 濟南 250100)

[摘要] 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國廣泛參與到了垂直專業化分工過程當中,對勞 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產生了重要影響。 本文分析了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 結構的影響機理,在改進垂直專業化分工測算方法的基礎上,就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 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產生的影響進行了實證分析。 研究結果顯示,中國工業部門參與垂直專 業化分工總體上降低了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增加;中低技 術行業的回歸分析顯示這一影響更為顯著; 而高技術行業的回歸分析顯示垂直專業化分 工增加了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 但回歸系數彈性要小于總體行業回歸和中低技術行業 回歸的彈性。
[關鍵詞] 垂直專業化分工; 就業結構; 經濟效應 [中圖分類號]F243.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6-480X(2011)06-0047-11

一、 問題提出
20 世紀 90 年代以來,伴隨著經濟全球化進程的發展,國際垂直專業化分工①日益盛行,其最顯 著的特征是特定產品生產過程中不同工序、不同零部件的生產分散到不同國家,每個國家都專業化 于產品生產價值鏈的特定環節進行生產。 在這種分工生產模式下,不同的生產環節對生產要素有著
[收稿日期] 2011-04-06 [基金項目] 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 “轉型時期消費需求升級與產業發展研究”(批準號 06JZD0017);山東省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轉軌時期消費需求升級研究”(批準號 ZR2009HZ001)。 [作者簡介] 臧旭 恒 (1953—),男 ,山 東 海 陽 人 ,山 東 大 學 產 業 經 濟 研 究 所 教 授 ,博 士 生 導 師 ;趙 明 亮 (1985—), 男,山東濰坊人,山東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① 對于全球化條件下產品生產不同階段分布在不同國家進行的現象,國外學者給出了不同的表述,常用的表
述如“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分割”、“產品內分工”、“外包”等。 這些表述具體含義上存在差別,但它們產 生的理論基礎及產生經濟影響的作用機理都是相同的,只是分析問題的側重點及測算方法存在區別。 本文 作者認為“產品內分工”、“生產分割”是對特定產品生產過程的不同區段在空間上分布到不同國家進行生 產這一現象的描述,概括的范圍最廣,“外包”與“垂直專業化分工”都賦予了比較具體的含義。 外包(國際外 包/離岸外包)是指一國企業將特定產品生產的某一階段或零部件交由國外的非關聯企業進行生產,對外包 程度的測算也是基于發包國的角度。 而垂直專業化分工則是對一國產品分割生產過程參與度的測算,任何 參與產品分割生產的國家都可以通過測算垂直專業化比率來看它在產品生產過程中的參與程度。 基于中 國目前主要是參與產品分割生產的現實, 本文采用 Hummels et al.(2001) 提出的垂直專業化分工這一概 念。 在下文文獻綜述時,不刻意對這些概念加以區分。
47

不同的需求,特別是對不同技能水平勞動力的需求存在差異,進而對處于生產價值鏈不同環節國家 的就業結構產生不同的經濟影響。
國外學者基于行業和企業層面的數據就垂直專業化分工對發達國家和地區勞動力市場就業結 構的影響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但因研究對象及方法的不同沒有得出一致的結論。 但大多數學者都認 為垂直專業化分工對勞動力就業產生了較為顯著的影響,增加熟練勞動力的就業,對非熟練勞動力 的就業產生不利影響。 如 Feenstra and Hanson(1996)、Arndt(1997)、Anderton and Brenton(1999)、 Strauss-Kahn(2004)、Helg,Tajoli(2005)、 Hijzen et al. (2005)、Hsieh & Woo(2005)對美國、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和中國香港地 區 的 研 究 都 得 出 了 此 類 結 論 。 與 此 同 時 ,Baily and Lawrence (2004)、Dluhosch(2006)等 學 者 對 美 國 以 及 一 些 發 達 小 國 的 分 析 , 則 得 出 了 垂 直 專 業 化 分 工 對 就 業 產生的影響不大或影響不確定的結論。 國內學者王中華、梁俊偉(2008)的研究認為中國參與垂直專 業 化 分 工 增 加 了 對 熟 練 勞 動 力 的 需 求 ,而 唐 宜 紅 、 馬 風 濤 (2009) 通 過 分 析 認 為 垂 直 專 業 化 分 工 促 進 了中國工業部門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就業,降低了熟練勞動力的相對就業,兩者分析的結論存在顯 著差異。
中國在垂直專業化分工的過程中, 憑借低勞動力成本的優勢吸引了大批國外企業將其生產制 造 環 節 轉 移 到 中 國 , 最 突 出 的 表 現 就 是 加 工 貿 易 的 大 幅 增 加 。 2010 年 中 國 加 工 貿 易 進 出 口 額 11577.6 億美元,增長 27.3%,占進出口總額的比重達到了 38.9%,加工貿易項下順差 3229 億美元, 相當于當年總體順差規模的 1.76 倍①,加工貿易在總體貿易中的地位日益重要。 同時,中國通過參 與垂直專業化分工融入全球生產分工體系對勞動力就業產生的影響是巨大和深遠的, 特別是近幾 年我國勞動力市場呈現出民工荒和大學生就業難并存的尷尬局面。 這兩個群體作為非熟練勞動力 和熟練勞動力工作人群的代表, 其市場供求失衡使我們需要對我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和產業發展現 狀進行更為深入的思考。 考慮到學者們分析結論的差異及當前的經濟背景,就中國參與垂直專業化 分工對就業結構產生的影響進行分析,對于我們更好地參與垂直專業化分工,制定產業發展政策和 進行就業指導,實現分工利益,具有重要的意義。
二、 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影響的機理
Feenstra and Hanson(1995)建立了一個中間投入品模型來分析垂直專業化分工對美國熟練勞 動力相對工資上升的影響。 研究認為美國將非熟練勞動力密集型的環節轉移到類似墨西哥的發展 中國家進行生產,會降低對本國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提高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擴大工資收入差距。 而轉移出去的這些非熟練勞動力密集型生產環節因發展中國家技術水平較低, 在發展中國家仍屬 于熟練勞動力密集型的高技術生產環節,因此會提高發展中國家熟練勞動力的需求,使發展中國家 熟練勞動力的工資上升,不同類型的勞動者工資收入差距擴大。 對于中國這一發展中大國來講,勞 動力市場的現狀并不如 Feenstra and Hanson(1996)的分析,而是出現了非熟練勞動力的用工荒和 技術水平相對較高的大學畢業生就業難的問題。 究其原因,這可能與其分析假設有關,即發達國家 轉移出去的生產環節在發展中國家未必就是熟練勞動密集型的高技術生產環節, 同時不同技術水 平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對勞動力市場的就業結構產生的影響可能也會存在差異。 在此本文將借 鑒 Feenstra and Hanson(1996)的分析框架,結合中國的經濟結構和勞動力市場特點,探尋垂直專業 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影響的理論機制。
假設存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中國為發展中國家的代表)兩個經濟體,每個國家都存在中 低技術和高技術兩個行業,分別生產中低技術和高技術兩種制造業產品 M 和 N。兩種制造業產品分 別由一系列中間投入品組裝而成,設 Z∈[0,1]。 每一單位中間投入品 Z 需要使用非熟練勞動力 AL(Z) 和熟練勞動力 AH(Z),AH(Z)/AL(Z)單調遞增,中間投入品使用的總量為 L(Z)和 H(Z),同時,一單位
① http://jm.ec.com.cn/article/jmtjsj/jmzhtj/201101/1115391_1.html
48

中間投入品生產需要投入資本 K(Z)。 中間投入品的生產函數為 C-D 生產函數形式,兩種類型的勞

動使用上采用里昂惕夫技術。 生產函數可以表示為:

X(Z)=Ai

{min[

L(Z) AL (Z)

,

H(Z) AH (Z)

θ
]}

1-θ
[K(Z)]

(1)

其中,X(Z)代表中間投入品的產量,Ai 為常數,表示技術水平(i=N,S)。 N 代表發達國家,S 代表 發展中國家。 最終產品 Y 可以按照 C-D 生產函數無成本地在任何一國完成組裝,即:

乙 乙 1

1

lnY= α(Z)lnX(Z)dZ, 其中 α(Z)dZ=1

0

0

(2)

同時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有著不同的要素稟賦,非熟練勞動力、熟練勞動力和資本的稟賦分

別為 Li,Hi 和 Ki,要素價格分別為 wi,qi 和 ri,(i=N,S)。 由于要素稟賦差異,rN<rs,qN/wN<qs /ws。 由各工 序 的 成 本 函 數 可 以 推 出 生 產 1 單 位 X(Z)的 最

小成本。 CS
C(wi,qi,ri;Z)=Bi[wiAL(Z)+qiAH(Z)]θri1-θ (3)
CS′

其中

Bi≡θ-θ(1-θ

A ) 。 -(1-θ) -1 i

當要素價格固定

CN′

時 ,C(wi,qi,ri;Z)為 Z 的 連 續 函 數 ,CSCS 為 南 方

CN

CN′ CN

國 家 中 間 產 品 生 產 的 最 小 成 本 線 ,CNCN 為 北 方

CS CS′

國家中間產品生產的最小成本線。 不管是生產

中低技術行業的產品 M, 還是高技術行業的產

0

Z1

品 N,兩國在中間投入品 Z 的生產過程中,最小

Z2

1

成本線都會確定唯一的等成本點 Z1, 如圖 1 所 示,此時,

圖 1 資本積累、技術進步與垂直專業化分工

CS(wS,qS,rS;Z1)=CN(wN,qN,rN;Z1)

(4)

在等成本點利用(3)式分別對要素價格求導,可得對兩種要素的需求:

乙 LS (qs /ws )=

Z1 0

BS

θ[

wS

AL

rS (Z)+qs

AH

(Z)

1-θ
]

AL

(Z)XS

(Z)dZ

(5)

乙 HS (qs /ws )=

Z1 0

BS

θ[

wS

AL

rS (Z)+qs

AH

(Z)

1-θ
]

AH

(Z)XS

(Z)dZ

(6)

假設 E 為最終產品 Y 的世界消費量,均衡時中間投入品的價格等于最小單位成本,則發展中

國家中間投入品的需求為:

XS(Z)=α(Z)F/CS(Z)

(7)

將 (3)式 、(7)式 代 入 (5)、(6)式 化 簡 ,可 得 不 包 含 資 本 價 格 的 勞 動 力 需 求 方 程 :

乙 LS



qS wS

)=

Z1
θ[

αL (Z)α(Z)E

]dZ

0 wS AL (Z)+qs AH (Z)

(8)

乙 HS



qS wS

)=

Z1
θ[

αH (Z)α(Z)E

]dZ

0 wS AL (Z)+qs AH (Z)

(9)

(8)、(9)式即為均衡時中國不同技術水平勞動力的相對需求。 但當行業技術水平不同時,中間

投入品的生產對熟練勞動力和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會存在差異, 因此對勞動力的就業結構就會產

生不同的影響。

當行業為中低技術行業時,對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高,按傳統的國際貿易理論,M 產品的生產

應由具有比較優勢的發展中國家生產。 但在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條件下,M 產品的高端環節由發

達國家生產可以進一步節約成本。 如圖 2 所示,此時[Z1*,1]環節的中間產品由發達國家生產,節約的

49

成本為三角形 CSE1CN 所示的面積。 就中國參與垂直專業化分工的現狀而言, 中低技術行業產品 M 的大多數中間生產環節仍在國內,只有少部分技術含量高的環節在發達國家生產,在國內完成組裝 生產,因此垂直專業化程度相對較低,這對熟練勞動力的就業可能會產生消極影響。
當行業為高技術行業時,對熟練勞動力及資本要素需求高,N 產品應由具有比較優勢的發達國 家進行生產。 但在垂直專業化分工條件下,產品的低端環節[0,Z1′*]由發展中國家生產可以進一步節 約成本。如圖 3 所示,節約的成本為三角形 CSE2CN 所示的面積。中國在垂直專業化分工過程中,從事 從發達國家轉移來的低技術生產環節的生產,但這些生產環節在中國并不一定都屬于高技術環節, 可能相當一部分仍屬于技術水平低的非熟練勞動力密集型環節。 因此,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 力市場的影響可能并不如 Feenstra and Hanson(1996)分析的那樣,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降低 對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而是使得中國熟練勞動力與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都有所增加。

CS

E1

CN

CN

CS

E2

CN

CN

CS

0

Z1*

1

圖 2 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

CS

0

Z1′*

1

圖 3 高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

再者,在勞動力要素價格不變的條件下,隨著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增多,中國的資本存量會 增加,資本價格會下降,成本線會下移。 同時放松 Ai 為常數的假設,由于生產過程中學習效應和技 術溢出的影響,生產工藝會改進,技術水平會進步,同樣會使成本線下移,如圖 1 所示,成本線由 CSCS 下移到 CS′CS′。 而發達國家在垂直專業化分工過程中,對外資本轉移增加,資本存量減少,資本 價格上升,成本線由 CNCN 上移到 CN′CN′,此時垂直專業化分工的生產點由 Z1 變為 Z2。 中國的垂直專 業 化 分 工 生 產 范 圍 擴 大 為 [0,Z2],可 以 從 事 更 高 端 環 節 產 品 的 生 產 ,增 加 對 熟 練 勞 動 力 的 需 求 , 代 表 了中國在從事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過程中的產業升級效應。
通過上文的分析,我們明確了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的影響機理。 下文將 對中國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進行分行業的測算, 同時結合計算結果實證分析垂直專業化分工對 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的影響, 以便驗證我們對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影 響的機理分析是否成立。

三、 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的度量

由于垂直專業化分工涉及不同國家之間的貿易,生產形式復雜多樣,統計十分困難,對其進行

準確的度量一直是垂直專業化問題研究的難點。 國內外學者對垂直專業化分工的測度,主要采用零

部件貿易數據、加工貿易數據、投入產出表數據等設計相應的指標進行度量。 代表性的測度方法是

Feenstra and Hanson(1997)引入中間產品進口量,用中間品進口占非能源原材料購買總量的比例

來測度外包的程度。他將

i

產業的進口中間投入

Σ I

I

j

Xi 表示為:Xi = Xi

j

Mj Yj +Mj -Ej

,其中,Mj 是

j

產業的

50

總進口,Yj 是 j 產業的總產出,Ej 為 j 產業的總出口,Yj+Mj-Ej 即為 j 產業的總消費,

Mj 為來 Yj +Mj -Ej

自 j 產業中間投入品的進口比重。 另一常用的測度方法是 Hummels et al.(2001)將垂直專業化分工

定義為出口中包含的進口中間投入品價值, 用絕對量和相對量兩種方法度量。 VS 值的表達式為:

VS=(進口中間投入/總產出)×出口,K 國 VS 比例的表達式為: VSK

∑VSki
=i

。

K 表示 K 國,i 表示 i

XK ∑Xki

i

行業,X 表示出口。 在計算 VS 比例指標時使用投入產出表,從中可以獲得行業水平的投入、總產量

與出口等數據。

相應的可以將 VS 比例的表達式寫成矩陣的形式 VSK XK

=uAMX

Xk 。

其中,u 為 1×n 維

的元素為 1 的向量,AM 為 n×n 維的進口系數矩陣,X 表示 n×1 維的出口向量,n 是產業部門數目,Xk

是各產業部門出口之和,AM 的元素 aij 表示一個單位的 j 部門產出量所需要的來自 i 部門的進口投

入量。 同時,進口投入品可用于某一部門,然后該部門的產出再被用于第 2、第 3 部門……第 n 部門

作為中間投入直至最終體現在出口產品中,因此可以用更一般的公式來表示: VSK XK

=uAM[I-AD]-1X

Xk 。

其中,AD 為 n×n 維國內系數矩陣, [I-AD]-1 是里昂惕夫逆矩陣,它表示各部門進口的中間產品成為

最終出口產品之前,在第 2、第 3……第 n 階段體現在國內產出上的一種直接和間接的循環利用效

應。 在計算 AM 時,其假設中間產品中進口與國內生產的比例等于最終產品中進口與國內生產的比

M

D

M

D

例。 若用 Li 和 Li 表示 i 行業最終產品中進口與國內生產的數量,Ii 和 Ii 表示 i 行業中間產品中進

M

口與國內生產的數量,此假定可以表示為

M D MD
Li /Li =Ii /Ii (I),進而可以推出

Ii
MD
Ii +Ii

=

Mj Yj +Mj -Ej

(II),這

與 Feenstra and Hanson(1997)確定進口中間投入品的假定相同。

Dean et al. (2007) 認為中國對加工貿易實行一系列的優惠政策,加工貿易盛行,而加工貿易

進口實際上都是進口中間投入品,(I)式暗含的假設比例對中國來說不合理,其做出了改進。 他將所

有的加工貿易全部看做中間投入品, 一般貿易中進口中間投入品的含量按照聯合國 BEC(Broad

Economic Categories)商品分類方法區分出中間投入品,然后利用中間投入品數據結合投入產出表

進行測算。 Dean et al. (2007) 試圖將加工貿易單列,以建立適合中國特點的垂直專業化測算指

標,但中國海關對加工貿易數據的統計只統計到章,每一章同時包含投入產出表中的幾個行業,那

么行業的歸并劃分就存在較大的隨意性,難以準確對應,分行業研究的價值降低。

國內學者在垂直專業化分工水平的測算上,主要是借鑒 Hummels et al.(2001)的測算方法,如

劉志彪,劉曉昶(2001)、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課題組(2006)。 這兩種方法測算的垂直專業化

分工程度,對于中國這個加工貿易盛行的國家來說存在偏差。 本文利用 Dean et al.(2007)確定中國

進口中間投入品的思想,結合 2007 年《中國投入產出表》中分行業列明的來料加工進出口數據,利

用 Hummels et al.(2001)的測度方法對中國的垂直專業化分工水平進行了更為準確的測算。

在 VS 值的具體計算中,因 2007 年《中國投入產出表》附錄中給出了進出口數據調整表,對分行

業來料加工進出口的數額進行了單列,這使我們能夠更為準確地確定進口中間產品的進口量。 具體

的測算步驟如下:首先,我們將剔除來料加工裝配及其加工費的出口值,看做確定進口中間投入品

的比例時的出口值,進而按照假設(II)確定進口中間投入品的比例,按照 Hummels et al.(2001)的

測度方法,算出未包含來料加工裝配進出口時的 VS1 值;其次,計算出來料加工裝配出口與進口的 差額 S,用投入產出表中總產出 OI+S,算出包含來料加工裝配的調整后的總產出 OT,進而求得來料 加工進口占調整后的總產出 OT 的比重 VS2,VS2 與未包含來料加工裝配時計算的 VS1 值相加即為總 的 VS 值。

51

1997、2000、2002 和 2005 年來料加工裝配進出口額, 按照 2007 年來料加工裝配進出口額占總 進出口額的比重來確定,進而按照本文改進的測算方法確定這 4 年 22 個行業①的 VS 值。
從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的測算結果看,近 10 年來我國不同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水平都出現 了較大幅度的增長。 其中,高技術行業②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較高,化學工業、金屬制品業、機械工 業、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業等行業,在 2007 的垂直專業化分工比率都達到了 20%以上。 電子及通信 設備制造業的比率達到了 43.8%,相比 1997 年增長了 68.5%。 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水平相對 較低,都在 15%左右。 但在一些生產階段易于分割的行業,垂直專業化比率相對也較高,2007 年金 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石油加工及煉焦業的垂直專業化比率也都達到了 20%以上。 垂直專業化分工 程度的計算結果,與我們在文中第二部分對分行業參與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理論分析一致,也與 中國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現實情況相吻合。 即我國高技術行業產品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主要 是承接發達國家外包的低端生產環節,大量進口中間產品生產環節需要在國內完成,因此垂直專業 化程度相對較高。 中低技術行業產品的大多數中間生產環節仍在國內,只有少部分技術含量高的環 節在發達國家生產,在國內完成組裝生產,出口產成品,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相對較低。
四、 實證模型
1. 數據說明 前文在 Feenstra and Hanson(1995)中間產品連續投入品模型基礎上進行了拓展,分析了垂直 專業化分工對中國熟練勞動力和非熟練勞動力就業結構的影響機理。 我們以此作為垂直專業化分 工對中國勞動力就業結構影響分析的理論基礎,參照 Berman(1994)估計勞動力需求變化的實證模 型分析方法和變量選擇。 加入垂直專業化分工變量 VSit,同時考慮到其他影響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 的一些變量,如研發水平 RDit,其影響一個行業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水平,研發投入越多,對熟練勞 動力的需求越大,以此來分析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的影響。 為了消除量綱的 差異,我們對變量取對數,最終的計量模型設定如下: lnHSit=β0+β1lnYit+β2ln(Kit /Yit)+β3lnRDit+β4lnVSit+αi+εit 其中 HSit(i=1,2,…,22; t=1997,2000,2002,2005,2007)表示熟練勞動力的相對就業量,用《中 國科技統計年鑒》中分行業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科技活動人員與《中國勞動統計年鑒》中分行業從業 人員數的比值表示;Yit 表示行業規模, 用全部國有及規模以上非國有工業企業的工業總產值表示; Kit 為各行業的固定資產凈值,Kit /Yit 為資本產出比,衡量行業的資本深化程度;研發比率 RDit 用各行 業大中型企業研發經費內部支出占行業工業總產值 Yit 的 比 重 表 示 ;VSit 為 各 行 業 不 同 時 期 的 VS 值(見表 1);αi 為各行業的截面效應;εit 為隨機擾動項。 2. 實證結果及分析 我們采用 22 個行業各變量在不同時期的數值構成的面板數據進行回歸分析,為了提高估計的 準確性,充分考慮個體間的共性和異質性,通過 F 檢驗,我們選取“個體效應模型”進行回歸,同時通
① 因對垂直專業化分工對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影響的測算需要用到 《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科技統計年鑒》、 《中國勞動統 計 年 鑒 》中 分 行 業 的 數 據 ,考 慮 到 統 計 口 徑 的 問 題 ,我 們 選 定 了 《投 入 產 出 表 》中 的 22 個 行 業 來測算其垂直專業化分工水平,相關行業按照 2007 年《中國投入產出表》中的行業分類進行了歸并。
② 此處參照盛斌和馬濤(2008)和 UNCTAD(2002)的分類,根據技術、技能、要素密集度、規模特征的差異,將行 業劃分為中低技術部門和高技術部門兩類。 其中,中低技術部門包括:煤炭采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 金屬礦采選業,非金屬礦采選業,食品制造及煙草加工業,紡織業,服裝、皮革羽絨及其他纖維制品制造業, 木材加工及家具制造業,造紙印刷及文教用品制造業,石油加工及煉焦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金屬冶煉及 壓延加工業,電力及蒸汽熱水生產和供應業,煤氣生產和供應業,自來水的生產和供應業,共 15 個部門。 高 技術部門包括:化學工業,金屬制品業,機械工業,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業,電子及通 信設備制造業,儀器儀表及文化辦公用機械制造業,共 7 個部門。
52

表1
年份

歷年分行業 VS 值

1997

2000

煤炭采選業

0.082968

0.096476

石油和天然氣開采業

0.053473

0.071462

金屬礦采選業

0.127710

0.152900

非金屬礦采選業

0.094363

0.100375

食品制造及煙草加工業

0.065510

0.074277

紡織業

0.111427

0.116489

服裝皮革羽絨及其他纖維制品制造業

0.109965

0.119455

木材加工及家具制造業

0.109320

0.161717

造紙印刷及文教用品制造業

0.118459

0.147638

石油加工及煉焦業

0.185088

0.185972

化學工業

0.143098

0.153200

非金屬礦物制品業

0.104794

0.133117

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

0.153866

0.167548

金屬制品業

0.148152

0.174347

機械工業

0.157116

0.193610

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

0.171469

0.188662

電氣機械及器材制造業

0.176865

0.202061

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

0.260004

0.306687

儀器儀表及文化辦公用機械制造業

0.193097

0.233797

電力及蒸汽熱水生產和供應業

0.092424

0.114659

煤氣生產和供應業

0.107448

0.121573

自來水的生產和供應業

0.069376

0.076989

資料來源:根據歷年《中國投入產出表》處理計算。

2002 0.083912 0.065735 0.122347 0.110878 0.082455 0.153750 0.157902 0.126086 0.130698 0.217160 0.172920 0.124355 0.159651 0.168018 0.192522 0.193828 0.202413 0.343491 0.272924 0.093431 0.129736 0.083562

2005 0.127484 0.158399 0.193880 0.143688 0.075012 0.088208 0.078970 0.094279 0.115103 0.329311 0.172027 0.139257 0.234403 0.200906 0.192109 0.192949 0.183926 0.187609 0.095246 0.167249 0.433380 0.092410

2007 0.136147 0.120047 0.195072 0.155777 0.116240 0.169569 0.162612 0.154396 0.197863 0.306773 0.236053 0.164804 0.256817 0.220257 0.246131 0.254136 0.278019 0.438141 0.369361 0.148609 0.294688 0.100978

過 Hausman 檢驗,進一步確定是采用固定效應模型還是隨機效應模型。 考慮到行業技術水平的高低 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存在差異,我們在對 22 個行業總體進行回歸分析的基礎上,分中低技術行業 和高技術行業分別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水平進行了回歸分析, 進一步考察不同技術水平行業 的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就業結構產生的影響。 表 2、表 3 和表 4 分別為變量的統計描述。

表2
變量 lnHSit lnYit ln(Kit /Yit) lnRDit lnVSit
表3
變量 lnHSit lnYit ln(Kit /Yit) lnRDit lnVSit

平均值 -3.6659
8.5949 -1.0619 -4.9204 -1.9065
平均值 -3.9941
8.2869 -0.7896 -5.1862 -2.0581

全部行業變量的統計描述

標準差

最小值

0.8330

-5.1657

1.1816

5.9162

0.7439

-2.1143

0.6128

-5.9405

0.3511

-2.5126

中低技術行業變量的統計描述

標準差

最小值

0.7594

-5.1657

1.2296

5.9162

0.7431

-2.1143

0.5152

-5.9405

0.3073

-2.5126

最大值 -2.3907 10.1920
0.3746 -4.0656 -1.2192
最大值 -2.3907
9.6699 0.3746 -4.3351 -1.4377

樣本數 109 109 109 109 109
樣本數 75 75 75 75 75
53

表4
變量 lnHSit lnYit ln(Kit /Yit) lnRDit lnVSit

平均值 -2.9721
9.2549 -1.6455 -4.3507 -1.5817

高技術行業變量的統計描述

標準差

最小值

0.4782

-3.9052

0.7830

7.7227

0.2562

-1.8736

0.3736

-5.1171

0.1752

-1.7558

最大值 -2.5013 10.1920 -1.1866 -4.0656 -1.2192

樣本數 35 35 35 35 35

我們使用 Stata10.0 計量軟件分別用固定效應和隨機效應對全行業、 中低技術行業和高技術行 業數據進行回歸分析,通過 Hausman 檢驗發現統計值十分顯著,均拒絕隨機效應的零假設,應此我 們采用固定效應進行回歸分析。 表 5 給出了全部行業和分中低技術、高技術行業的固定效應回歸分 析結果。
從表 5 的回歸結果可以看出,三個回歸方程總體回歸都十分顯著。 行業規模變量 lnYit 的回歸 系數均為正,但只有高技術行業的回歸系數在統計上顯著,高技術行業的工業總產值增加、行業規 模的擴大會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 而中低技術行業的回歸分析沒有通過顯著性檢驗,說明 中低技術行業的產值增加可能只是單純的生產規模擴張, 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不能產生顯著的影 響;資本產出水平變量 ln(Kit /Yit)的回歸系數均為負,但只有在對全行業進行回歸時統計上顯著,說 明資本投入的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有替代作用,諸如高度自動化機械設備等的投入使用,會降 低設備操作人員的數量,從而降低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研發變量 lnRDit 的回歸系數均為正值,且 都在 1%的顯著性水平下顯著。 這一實證回歸分析結果與論文第二部分的理論分析相一致,即隨著 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增多,中國的資本存量會增加,資本價格會下降,成本線會下移。 同時垂直專 業化分工生產過程中由于學習效應、技術溢出和自主研發的影響,生產工藝會改進,技術水平會進 步,同樣會使國內生產成本線下移。 而發達國家隨著對外資本轉移增加,資本存量減少,資本價格上 升,成本線上移。 國內外兩方面因素的影響使國內企業可以從事更高端環節產品的生產,增加對熟 練勞動力的需求。 其中,中低技術行業的回歸系數高達 0.4359,即研發投入每增加 1%,對熟練勞動 力的相對需求就會增加 0.4359 個百分點。 高技術行業的回歸系數最低為 0.2512,說明由于中低技 術行業熟練勞動力相對較少,科技人員短缺,其研發投入的增加會大幅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 高技術行業由于本身技術水平高,如化學工業、機械工業、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從事科研活動的 熟練勞動力較多,研發投入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增加效應相對較小。
垂直專業化分工變量 lnVSit 的全部行業、 中低技術行業和高技術行業的回歸分析都通過了顯 著性檢驗,說明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的就業結構產生了顯著的影響。 其中全部行業和 中低技術行業的回歸系數均為負值, 說明全部行業和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會增加 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降低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 中低技術行業的回歸系數為-0.5473,高于 總體回歸時的回歸系數,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對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增加效 應更為明顯,對熟練勞動力的就業會產生消極影響。 這與中低技術行業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較少及 我國主要從事加工貿易中低附加值環節的生產有關。 這與論文第二部分垂直專業化分工對中國勞 動力市場就業結構影響機理分析的結論相一致,即中國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大多 數中間生產環節仍在國內,會增加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 高技術行業承接的發達國家中間產品生產 環節未必都是熟練勞動密集型的高技術生產環節, 有相當一部分仍屬于技術水平低的非熟練勞動 力密集型生產環節, 高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在國內增加熟練勞動力需求的同時也會增 加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 因此,中國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會增加非熟練勞動力的需 求, 降低熟練勞動力的需求。 而高技術行業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對熟練勞動力需求產生的增加效
54

表5
變量 lnYit
ln(Kit /Yit)
lnRDit
lnVSit
CONS
F值 P值 Hausman,Test R2

國際垂直專業化分工與勞動力就業結構,被解釋變量為 lnHSit

全部行業(固定效應)

中低技術行業(固定效應) 高技術行業(固定效應)

0.0779

0.1426

0.1562***

(0.0948)

(0.1377)

(0.0810)

-0.3387**

-0.2977

-0.0818

(0.1585)

(0.2026)

(0.1875)

0.4124*

0.4359*

0.2512*

(0.0590)

(0.0710)

(0.0758)

-0.3180**

-0.5473*

0.1790**

(0.1264)

(0.1847)

(0.0840)

-3.2802*

-4.2883*

-3.1764*

(0.9356)

(1.3850)

(0.7445)

23.6800

14.9900

41.5800

0.0000

0.0000

0.0000

19.9700*

10.4200***

21.8700*

0.5330

0.5215

0.8739

注:使用 stata10.0 計量軟件進行回歸分析,*、**、*** 分別表示在 1%、5%和 10%的顯著性水平下顯著,下欄括號內為標準差。

應, 要小于中低技術行業和高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對非熟練勞動力需求增加產生的雙 重影響,所以,總體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會增加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降低熟練勞動力 的相對需求。 對高技術行業的實證分析顯示,其回歸系數為正,說明高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 生產會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垂直專業化分工程度每增加 1 個百分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 需求會增加 0.1790 個百分點。 這與 Feenstra and Hanson(1996)的分析假設也相印證,即因為高技 術行業技術水平較高, 即便是發達國家外包出去的低技術生產環節可能相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也 是高技術環節,因此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較大。 同時,論文第二部分基于發達國家轉移出去的高技 術行業生產環節在中國并不一定都屬于高技術環節, 可能相當一部分仍屬于技術水平低的非熟練 勞動力密集型環節的假設, 通過理論分析認為高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可能會同時增加熟練 勞動力與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 這一理論分析結果與我們的實證分析結果并不必然是矛盾的,因為 實證分析可能只是說明高技術行業垂直專業化分工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增加要快, 非熟練勞 動力的需求增加相對較慢,從而導致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增加,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下降, 但熟練勞動力與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數量可能會同時增加。 實證分析結果驗證了我們就垂直專業 化分工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影響的機理分析結論, 較好的解釋了當前中國勞動力市場就業 結構中存在的問題。 中國大規模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存在, 不管是高技術行業還是中低技術行 業,技術水平低的低附加值環節中間產品生產,大幅增加了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導致了非熟練勞 動力的供給在當前工資水平下的短缺。 國內從事技術水平高的高附加值環節中間產品生產的企業 相對較少,高附加值環節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增加有限。 同時,這些企業為 提高生產技術水平和產品附加值而進行的研發投入的不足,也限制了熟練勞動力需求的增加,勞動 力市場出現了技術水平相對較高的大學畢業生就業難的問題。
五、 結論及政策建議
通過上文的分析,我們發現垂直專業化分工對我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我 國工業部門參與垂直專業化分工,總體上降低了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
55

求增加, 對中低技術行業的回歸結果表明這一影響更為顯著。 而對高技術行業的回歸分析結果顯 示,垂直專業化分工增加了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降低了非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但勞動力 需求變動的百分比相對于全行業和中低技術行業要小。 同時,研發投入增加會大幅增加熟練勞動力 的相對需求,中低技術行業的研發投入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就業拉動作用更為明顯。 根據目前垂直 專業化分工對我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產生影響的分析結果, 結合我國勞動力市場和產業發展的 現狀,我們在參與垂直專業化分工過程中,應采取以下措施解決我國勞動力市場就業結構中存在的 問題:
1. 加快企業的轉型升級,向價值鏈的高端環節延伸 我國目前勞動力市場出現的用工荒問題,主要發生在東南沿海一些發達的省份,這些省份存在 大量的從事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的企業,其中絕大多數從事低附加值加工生產制造環節,這些環節 在國內仍屬于非熟練勞動力密集型的低技術環節,這使得非熟練勞動力的需求大增。 但近幾年我國 適齡勞動力人口比例降低,非熟練勞動力供求關系出現了臨界點,用工荒問題得以突顯,這也正是 本文分析結果與 Feenstra and Hanson(1996)對勞動力市場分析存在差異的現實原因。 非熟練勞動 力的供給短缺,加上經濟發展中諸如通貨膨脹等經濟因素的影響,導致勞動力成本上升,很多代工 企業因利潤空間限制無法滿足工人的工資上漲要求,會面臨破產的境地,企業的轉型升級就成為必 然。 價值鏈各環節的要素結構是處在不斷變化中的,全球價值鏈也呈現動態的組合與創新,各國企 業在價值鏈上的位置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企業應積極向產品價值鏈高端環節延伸升級,更多從事高 附加值環節的生產, 滿足在更高工資條件下選擇就業的一部分技能水平提升的非熟練勞動力的就 業愿望,同時也可以增加熟練勞動力的就業,實現國內勞動力就業水平的提升,獲取更多的國際分 工利益。 2. 鼓勵高技術行業企業進行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增加熟練勞動力需求 高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對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增加有正向影響, 高技術行業垂 直專業化分工的深化能更有效的增加熟練勞動力的就業, 同時高技術行業的生產環節附加值相對 較高,對國內產業發展和技術水平提升的作用更強。 因此,政府應該在科技、融資、稅收等方面給予 從事機械工業、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等高技術行業企業特殊的優惠政策,鼓勵高技術行業積極參與 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不但可以增加熟練勞動力的就業還能提高企業的利潤和科技水平,促進國內 相關產業的發展。 3. 中低技術行業企業應加大研發投資力度,積極進行科技創新 中低技術行業的垂直專業化分工生產相比總體行業來說對熟練勞動力就業產生的消極影響更 大,而研發投資的增加則會大幅增加熟練勞動力的相對需求。 因此,政府應適時調整國內產業發展 政策, 加大對中低技術行業企業研發投入的資金和政策支持力度, 鼓勵中低技術行業企業模仿創 新、與科研實力強的企業合作研發并積極進行自主研發,增加對熟練勞動力的需求,更好地解決勞 動力市場出現的失衡問題。 同時,企業通過研發投資進行技術創新,以期在關鍵技術上取得突破,可 以構建起附加值更高的新的全球價值鏈。 國內主導廠商可以在全球范圍內外包低附加值生產環節, 建立分工網絡,自己則掌握研發、品牌、營銷等高附加值環節,獲取更多的分工利益。
〔參考文獻〕 〔1〕Feenstra, R.C., Hanson, G.H. Globalization, Outsourcing, and Wage Inequality[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96,86(2). 〔2〕Arndt, S.W. Globalization and the Open Economy [J].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 Finance,1997,8
(l). 〔3〕Anderton, B., Brenton, P. Outsourcing and Low-skilled Workers in the UK [J]. Bulletin of Economic Research,
1999, 51(4).
56

〔4〕Strauss-Kahn, V. The Role of Globalization in the Within-Industry Shift away from Unskilled Workers in France [R]. Working Paper,2004.
〔5〕Helg, Tajoli. Patterns of International Fragmentation of Production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Labour Markets [J].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 2005,58(1).
〔6〕Hijzen, A., G觟rg, H., Hine. R.C. International Outsourcing and the Skill Structure of Labour Demand in the United Kingdom [J]. The Economic Journal, 2005,506(115).
〔7〕Hsieh, C.T., Woo. K.T. The Impact of Outsourcing to China on Hong Kong’s Labor Market. [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5, 95(5).
〔8〕Baily, M.N., Lawrence, R. Z. What Happened to the Great U.S. Job Machine-The Role of Trade and Electronic Offshoring[J]. Brookings Papers on Economic Activity, 2004,(2).
〔9〕Dluhosch, B. Intra-industry Trade and the Gains from Fragmentation [J].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 2006, 17(1).
〔10〕Feenstra, R.C., Hanson, G.H. Foreign Investment, Outsoucing and Relative Wages[R]. Working Paper,1996. 〔11〕Feenstra, R.C., Hanson, G.H. Productivity Measurement and the Impact of Trade and Technology on Wages:
Estimates for the US, 1972—1990[R]. Working Paper,1997. 〔12〕Hummels, D., Ishii, J., and Yi, K.M. The Nature and Growth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in World Trade[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01,54(1). 〔13〕Dean, J.M., Fung, K.C., and Zhi, W. Measuring the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in Chinese Trade [R]. Working
Paper,2007. 〔14〕Berman, E., Bound, J.,and Griliches, Z. Changes in the Demand for Skilled Labor within US Manufacturing:
Evidence from the Annual Survey of Manufactures[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994,109(2). 〔15〕王中華,梁俊偉. 中國參與國際垂直專業化分工的收入差距效應[J]. 經濟評論,2008,(4). 〔16〕唐宜紅,馬風濤. 國際垂直專業化對中國勞動力就業結構的影響[J]. 財貿經濟,2009,(4). 〔17〕劉志彪,劉曉昶. 垂直專業化:經濟全球化中的貿易和生產模式[J]. 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2001,(10). 〔18〕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課題組. 中國出口貿易中的垂直專門化與中美貿易[J]. 世界經濟,2006,(5). 〔19〕盛 斌 ,馬 濤. 中 間 產 品 貿 易 對 中 國 勞 動 力 需 求 變 化 的 影 響 :基 于 工 業 部 門 動 態 面 板 數 據 的 分 析 [J]. 世 界 經 濟 ,
2008,(3). 〔20〕陳強. 高級計量經濟學及 Stata 應用[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and the Employment Structure— ——The Analysis Based on China’s Industrial Panel Data
ZANG Xu-heng, ZHAO Ming-liang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Economics of Shandong University, Jinan 250100, China)
Abstract: In the context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China is widely involved in the process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which had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employment structure of the labor market.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influential mechanism of China’s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on employment structure, and empirical analysis the impact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on China’s labour market structure based on the improved measure method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The study showed that China industrial sector’s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reduces the relative demand for skilled labor in general, the relative demand for unskilled labor increase; medium and low technology industries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this effect is more significant, but regress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hightech industry,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increases the relative demand for skilled labor, but the regression coefficient is less than the overall industries and the medium and low technology industries.
Key Words: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employment structure; economic effect 〔責任編輯:王燕梅〕
57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 學霸百科 | 新詞新語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學霸學習網 www.rincrl.live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文檔資料庫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北京快3助手安卓版